彩苏

最好的你

“我们队新来的那个人是谁?”刚进球队的一年生看向队长

队长没做声,小队长好奇的又要开口

这时休息室的门却被推开了,生面孔?

小队友张了张嘴,想问,你是谁?

话未出口,就看见那人冲着队长笑了

小队友又转头想问队长,你们认识吗?

却看见……

“队长,你哭了吗?”

队长摇摇头,拉过那个人的手,对着小队员说,

“我们的新队员,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控卫。”

那人笑起来,“我来是为了最好的小前锋的。”

豪冰,我好像解锁了一个了不得的cp(๑>؂<๑)
ice啊,帅帅帅帅帅帅

爱情唯物论

“什么是唯物主义,唯物主义就是坚持物质是第一性的。

那肯定又有人问了,那老师,什么是物质啊?

物质嘛,就是不以人的感觉为转移的客观实在嘛。

你就比如说,这个桌子,它就是物质。

那你再比如说,爱情,这个就不是物质了嘛。

不要跟我说,你们的男朋友女朋友或者男女朋友跟你说了多少

我爱你到永远 这些靠不住的。

他今天爱你,明天不爱你,这些都是以个人感觉存在的。

所以啊 爱情不是物质。”

谢锐韬关掉了视频,思索着刚刚老师说过的话,觉得颇有道理。

比如,昨天晚上还抱着他在他耳边说爱他到永远的某位仁兄,竟然今天早上就不见人影了?

谢锐韬打了半天电话,那边就是一直装死。

听着嘟嘟嘟的声音,谢锐韬直接没脾气了,呲牙咧嘴的起身,去食堂打上早饭,抱着自己的英语单词乖乖的去图书馆。

跟某位艺术系的高材研究生在一起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刺激谢锐韬本来不怎么旺盛的求知欲蹭蹭往外冒。

本来打死不考研的人,终于决定为爱情努力一把。

结果打开政治的第一课,马哲。

马克思他老人家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你现在爱着的人很可能明天就跟别人双宿双栖了。

想想这世界那么多分飞燕,谢锐韬忽然觉得马克思真的是英明睿智。

掏出手机,忍不住低声咒骂,“满舒克,你他妈到底死到哪里去了。”

舒克是他们给他起的外号,因为这人在球场上会飞。

虽然并没有什么关系。

满舒克此刻在学校门口最负盛名的蛋糕店里精心的挑着他们家小队长的生日蛋糕的样式,一会儿还要去KTV订包房,然后再进去精致的打扮一番。

谢锐韬可不知道,毕竟摩羯座很低调。

谢锐韬郁闷的划拉划拉书 ,把位置让给真正有需要的同学,然后甩着一头小脏辫去了篮球场。

篮球场多了很多新面孔,对嘛,毕竟他都快大四了,跟他一个年级的,现在都实习的实习,考公的考公,考研的朋友也天天泡在图书馆,就连他这个大队长也快要让贤了。

时间啊,过的真是快。

望着球场上那些年轻的阳光的脸庞,本来微笑的嘴角,忽然变得僵硬起来。

他如果不喜欢自己了呢?这里这么多年轻帅气的小朋友,自己还有个屁的优势啊。

爱情本来就不是物质 ,所以见异思迁也是很正常的。

谢锐韬一张帅气的小脸在阳光下显得五味陈杂,都快拧一起去了。

陷入牛角尖的小鱼儿游不出这个水湾,苦恼的在原地打转转,还不停给自己加上一些狗血苦情的戏码,看上去越发可怜。

还没等他这出脑内的大戏演完,谢锐韬的手机就响。

“做我的猫,想把你...”

谢锐韬掏出来一看,居然是那个失踪了……

谢锐韬抬起左手看看表,

失踪了两个小时零四分钟的满舒克!

“宝宝?”满舒克那边声音轻快,听起来似乎欢乐的很

谢锐韬懒得搭理,但又没法真的不搭理,只好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你现在在哪儿?”

“篮球场。”

“我去接你。”

“啊?”

谢锐韬莫名其妙,在篮球场这个地界儿,还用得着他来接?

不过话虽然如此,但是谢锐韬也没挪动脚步,就等着看闷骚的摩羯座整什么幺蛾子。

然后,他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

满治宇抱着一捧玫瑰花从西门外进来。

这会儿是周六的中午十一点,校园人正当多的时候,他抱一束玫瑰花,咋的?想当众出柜啊?

谢锐韬心里有点怂,可还是站稳了脚跟,就那么站那儿看着他。

满治宇脸上挂满了笑容,走到他跟前,一捧玫瑰花在手递给他,“宝宝,生日快乐。”

喔喔喔喔

过路的师弟师妹尖叫着起哄,原来在满治宇过来的时候,周围就已经围了一圈人了。

还有女孩子直接拿出手机拍下来,满治宇大方的笑着看向镜头,“大家看清楚了,我以后可就是谢锐韬的人了。”

谢锐韬脸腾的红了,但是嘴角按不下去的笑却无法掩饰。

满治宇满意的把人揽到自己怀里,大摇大摆的摆开人群,带着自己的小朋友去了自己早就定好的餐厅。

坐在餐厅里的谢锐韬还晕乎着呢,满治宇拍拍手,waiter把准备好的蛋糕奉上,“先生,吃的时候请慢些吃” waiter 笑着对谢锐韬说。

???????

谢锐韬拿起勺子,一口咬下去,咯嘣,

这是个啥?

钻戒??

谢锐韬瞪着满治宇,这这这……

满治宇拿过钻戒,仔细地擦擦上面的口水和残存的奶油,然后给傻了的谢锐韬戴上,“乖,好好吃饭。”

你你你,我。谢锐韬暂时性丧失了语言功能,这,啥意思嘛?

我娶你的意思啊。满治宇笑着,心里全是幸福。

其实爱情到底是不是物质,不是还得看是谁跟谁嘛。

要不怎么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呢。

——————————————————————

此番胡言乱语,
来自背政治背到很难过的我
随性之作
有虫勿怪
我要去看政治了😒😒😒

我的泡椒真的很帅啦

六 大神

满治宇给谢锐韬买完药,便把人搀着送到宿舍楼下,“回去好好休息好吗?别想别的了!”

满治宇其实有点头疼,谢锐韬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但是这于他而言是八卦,于自己而言就没那么简单了。

谢锐韬看着他的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老满,我想起一件事。”谢锐韬语气正经起来,显得煞有介事。

“怎么了?”满治宇皱起眉头,看着他脸上的伤,担忧的看着他。

“emm……今天王昊去网吧了,但是我……”

“忘拿钥匙了?”

谢锐韬点点头,“今儿是周末,周末我们帮都会去下本,学校网速太慢,我们就去网吧通宵。”

“去我宿舍呗。”满治宇扶起少年,继续往前走。

“你们玩什么游戏?”

“剑三啊,平常没课也不训练的时候我们就玩。也玩LOL,都玩。”

“剑三……你在哪个服?”

“我在A服,就是高手最多的那个。”谢锐韬脸上掩盖不住的小得意,让满治宇心里不爽,忍不住开口反驳到:“那个服高手很多吗?除了孤神,我没见到什么像样的高手啊。”

“卧槽,你居然还认识孤神?”谢锐韬瞪着满治宇,不可思议得问:“我跟孤神在一个帮会,可惜我进帮的时候,孤神快a了,好不容易上一次也是跟帮主他们玩。”

“你都没跟孤神玩过你怎么知道他厉害?”

“我服第一高手,就是那种高人,虽已退出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的那种。”谢锐韬脸上带着点崇拜,不过很快又消失了,“可惜,孤神已经A了。”

满治宇皱皱眉,没想到现在游戏里还有他的迷弟。当初他在游戏里,凭借犀利的手法和一掷千金的豪气,着实收获了不少迷弟迷妹。在一段时间内,有不少人都说孤神是A服一哥。

但是后来牵扯到考研啊考证啊这些事情,就不得不跟那些快意江湖的日子say byebye.虽然后来偶尔也上,但是到底也是不如从前那样着迷了。

“你跟孤神组过队?”

满治宇点头,撒谎撒的面不改色:“我俩算是老战友了,以前在名剑大会上遇见过,后来就组队友了。”

谢锐韬眼睛亮起来,“那你叫什么?我回去加你。”

满治宇硬着头皮继续圆谎:“我away的比孤神还早,早不玩了。”

谢锐韬眼中的光瞬间暗淡下去,“你们怎么都不玩了,没劲儿。”

说着话的功夫,他们就已经到满治宇的宿舍门口了,满治宇正好掏出一串钥匙,哗哗的转起来,破解他无法回答的尴尬。

研究生宿舍要比本科生宿舍好太多,谢锐韬这个小男孩看见大沙发就扑上去了,傻乎乎的笑着。

洗漱完,谢锐韬穿着满治宇oversize的T恤,踢踏着拖鞋,头上的小脏辫还湿哒哒的趴在头上,谢少爷本来就白,身上还没有二两肉,脸也是小,但架不住还残存的婴儿肥,看上去像是一只小萌物。

本来躺在床上抱着电脑看电影的满治宇,看着小萌物从卫生间溜出来,莫名觉得好玩。

那个在白日里一本正经带着训练的篮球队队长,为了胜利会拼命的在场上奔跑,不断瞅准机会进行赌博式抢断,被人推搡倒地也只是傲气的起身拍拍尘土再继续跑,而就在一小时之前,他还如同一个勇士一般站在自己身前,请缨保护自己。

而当他卸去战甲,洗尽一身铅华与疲惫时,他却干净单纯的像一只小猫咪,萌的人心颤。

满治宇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反差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却不让人觉得违和。

“笑什么啊?”谢锐韬嘟嘟囔囔,“是你太高了,所以才显得我矮。”

满治宇大笑起来,“没事儿,不矮,正合适。”

谢锐韬气闷的坐到沙发上,“我还能长╭(╯^╰)╮”

“长,肯定长!”满治宇边笑边说,心情是从未有过的好。

卧槽271真是够了
满舒克的freestyle是被谁吃了?
前两组人多,好,你剪成那样情有可原
最后一组就那么几个人
你还能剪的一个镜头都不剩
你特么好歹放一两句让我知道他唱了也行啊

PS.到现在为止,我唯一记住的歌曲居然是老满的广告曲

大家都很强,但强的我一个都记不住
不是说人,而是说歌
可能菜鸟如我,真的不懂什么叫说唱吧
但我还是想念那些个人风格非常强烈的rapper
PS.
老满唱的广告歌我倒是很喜欢😂

五 夜袭

谢锐韬苦哈哈的抱着一摞书,打着哈欠从图书馆走出来,旁边满治宇提着笔记本,一脸忧郁。

谢锐韬说到做到,真的有帮满治宇好好写论文。然而后果是,整整一周了,剑三被他抛在脑后,他游戏里的亲友都在问,谢少侠是不是出事儿了?幸好还有王昊挡着,结果人王昊只悠悠的用了一句“学海无涯苦作舟”回复。

谢锐韬也无fuck可说。

谢锐韬揉揉眼睛,转头问满治宇,“去食堂吗?”

这话其实在第一天的时候谢锐韬就问过。

那天是周一,谢锐韬下午没课,按惯例,在,下午没课的日子,谢锐韬的安排是打篮球,吃饭,打游戏。

可那天,他生生的忍住了打开游戏的冲动,控制着自己残存的理智,强迫自己迈开腿去图书馆。

图书馆人多,他在一楼的大借阅室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满治宇。谢锐韬转了转眼珠子,可以一走了之,事后被质问,完全可以找借口说没找到人,手机没带,或者手机没电了。

反正总是有理由的嘛,谢少爷从小就不是个乖乖仔,撒娇耍赖,他从来都是行家。

可是,这个人帮了自己诶。谢锐韬皱着眉头,一脸认真的想,做人呢,要知恩图报,要一言九鼎,要说到做到。

他在一楼转了几圈,确定没有满治宇之后,又呼哧呼哧的爬上二楼,满治宇刚巧经过扶梯口。

“诶,老满。”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满治宇淡淡的笑着,嘴上却毫不客气的一针见血。

谢锐韬想起之前的念头,心虚的笑笑,“怎么可能,说好来帮你的嘛。”

“嗯,”满治宇点头,“二楼关于音乐的书多,所以我在二楼的可能性大,实在找不到我,就给我打电话。”

“好。”谢锐韬乖乖点头,真诚无比的答应。

这真诚,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了后面三个小时中。

明明已经困的睁不开眼,却还是强迫自己眯着眼,保证把该下载的参考文献保存好。

多么伟大的奉献精神,谢锐韬默默的在心里表扬自己。

走出图书馆,一阵清爽的夜风吹过,疲惫散去一点,谢锐韬本来因为困倦而暗淡的双眼,此刻映着皎洁星光而显得璀璨明亮。

他眨着一双大眼睛,笑意盈盈的问,“要不要去食堂?”

满治宇可以摇头的,他本来也不习惯睡觉前加餐,可是看着那双期待的眼睛,他喉咙里的不字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你想吃什么?”满治宇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买个冷面吧。”少年轻快的回答道。

那天十一点,他们抱着从食堂打包回来的冷面,就着夜风,喂着蚊子,在男生宿舍楼下的草地边吃完了。

而后,这就成了惯例。

图书馆,食堂,宿舍

不过,谢锐韬总还是习惯性的问一句。

两个人照旧从图书馆左边的小路上穿过去,两个人边走还边讨论着吃什么。

“吃拉面吧,”谢锐韬摸摸肚子,“今天下午体育课,我被老吴拉去做壮丁,带着学弟做体能训练,可累死我了。”

满治宇无语,“你看着他们做,你自己那么拼命干什么?”

其实他下午从操场旁边走的时候都看见了,瘦瘦小小的男孩穿着球衣,撑在地面上做俯卧撑,汗水都淌到眼睛里了,还死撑着继续。

谢锐韬扬扬手,“好歹是师哥,总得做个表率不是。”

满治宇想回答,却看见前面有几个人影突然晃出来,横亘在小道中间。

满治宇皱皱眉,往前走了几步,谢锐韬这个时候也看见前面似乎有人。

慢慢靠近之后,才看清这些不速之客是何方神圣。

“你们想干嘛?”谢锐韬扒拉开挡在他前面的满治宇,“打架?”

那几个人不耐烦的看着他,为首的那个人张口道:“谢锐韬,今天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谢锐韬“切”了一声,“满治宇刚来我们学校,他能跟你们有什么瓜葛?怎么,总不能因为他成了我们的中锋,你们就想方设法的要废了他吧。不能够!他的队长在这里,今天谁都别想动他一下!”

满治宇看着挡在他前面的小小的男孩,不由得轻轻笑起来,从小到大,他都是保护别人,罩着别人的那一个,乍一听见有人要保护他,竟然觉得有点搞笑。

“什么事,敞开了说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动不动就挥拳头,可不适用了。”满治宇看着对面为首的那一个,慢慢的说到,“我跟你也没见过,哪里得罪了,还请包涵。但要真的是因为篮球队的事情,……”

话未说完,就被对面打断。

“别提篮球队,今天这事儿跟篮球没关系。”对面的人脸上表情突然变得阴沉起来,“我问你,你跟李孝蓉是怎么回事?”

“李孝蓉?”谢锐韬疑惑的转头看向满治宇,“中文系系花?”

满治宇没看他,只是冷笑了一下,“陌生人关系。”

“陌生人关系?”那边也冷笑着回复,“你们不是上过床了?这就不打算认账了?”

谢锐韬一听此言,立马惊恐的看向满治宇。

李孝蓉是中文系系花,追求者甚众,她的上一个男友是上一届学生会会长。

满治宇居然睡到了系花?挖槽,牛逼啊!

满治宇此刻真的烦了,他使劲拍了一下谢锐韬,轻声威胁道:“闭住你的嘴。”

谢锐韬悻悻的闭住嘴。

满治宇轻哼一声:“抱歉,我对她那样的,提不起兴趣。现在,请滚开,别挡我的路。”

这下,对面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他们似乎终于被激怒了,其中一个上去推搡了一把,混战开始。

满治宇一脚踹开一个,谢锐韬仗着灵活,左避右闪,但是对面人多势众,也不是善于的,拳打脚踢下来,满治宇和谢锐韬到底还是落了下风,身上脸上也挂了一点彩。

谢锐韬苦着脸,再闹下去,被巡逻的保安发现了,他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算了,逃了也比受罚强!

他拉住满治宇,转身往大道上逃,此刻大道上还是有零零散散的学生的,加上保安出没,他们怎么也要顾及一点。

谢锐韬今天下午大量的体能训练,让他现在腿有点软,跑了几步,就使不上劲儿了。满治宇无奈,只好把人半抱着,往前继续跑。

“没事儿了,到这儿应该没事儿了。”谢锐韬气喘吁吁的说,“你真跟李孝蓉上床了?”

跑的都那么喘了,眼睛里还是藏不住的八卦。

“我、没、跟、她、上、床。”满治宇一字一顿的说

谢锐韬有点被他的气势吓到,“好嘛,我知道了,不会乱说啦。”

满治宇点点头,“你脸上挂彩了。”

谢锐韬皱起眉头,“我说怎么那么疼,诶?你脸上怎么没事儿?”

满治宇不说话,他脸上虽然没受伤,但是身上着实挨了好几下,下手都不轻,虽然他也还回去了,但是这几天之内,疼痛是免不了的。

“走吧,去趟超市。”他又扶起谢锐韬,“我去给你买点药膏。”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决定写完吧,就算没有人看😂)

看完中国新说唱……

真的有点想念第一季的有嘻哈了

跨过那大山大河,记住那大恩大德—我的杰尼

妈妈担心我在外面生事,
寻找归属感坐落在哪个城市-tizzy t

你说没钱就没朋友
那种朋友跟钱走
他们只会跟你蹭红酒
一旦出事没人伸援手
我早看透
真的homie穷不走-jony j

我想在跑车里,
想要一辆法拉利
想要钱人民币
一切都得靠你自己
我外婆都告诉我说
这一条真理
爹地妈咪
除了生命没东西给你—bridge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人生漫长,师兄你些好生走路—gai

这是去年六十秒的时候,我记忆深刻的歌
怎么今年我一首都没记住(´⌒`。)

后面希望有亮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