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苏

做好你的表情管理,做好你的表情管理,做好你的表情管理。
要笑,要笑,要笑。

我可能是要孤独终老了吧😌😌😌

在意


其实,没写完🌝🌝🌝

“杨文昊,谢谢你。”坐在前方队长席上的人,摘下了黑色的大墨镜,眼睛湿润润的,却一脸平静又认真这样对他说着谢谢。

那张脸上的疲惫和难过在刻意的隐藏着,只是他还不是个足够高明的演员,氤氲在心底的伤心笼罩在周身,他不快乐。

杨文昊皱起了眉头,心里的某个地方被牵动了。他很在意,很在意他的不快乐。

结果宣布之后,队长席上的那个人走下来,以往用不完的精力似乎是被抽空了一样。他说,每一票我都特别珍惜,谢谢你们投票给杨文昊。

杨文昊转眼去看,那个人此时的脸上是真诚的感谢,似乎还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虽然以前也出现过,但是杨文昊还是觉得不对。

还没待他想明白,那个人就走过来紧紧的抱住他,他几乎毫无犹豫的也张开了双臂。

手长脚长的他抱人抱的很紧,似乎是在表示感谢,但又好像不只是感谢。他伏在他脖颈上,压低了声音,忍不住又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别担心,有我在。”

别担心,有我在。

他对他说过很多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冲动的向他许诺,告诉他,他会为了他全力以赴。

活到这把年纪,早就不再是冲动轻狂的少年,除了相交多年的老友,他几乎也不会再去为了谁,可以把自己的身体也一起赌上,去拼了命的练习。

但是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却总是忍不住。

第一次见面,他说欣赏他,希望不会看错。孩子气的话却偏偏也勾起了他的小傲气,他回道,错不了。

第一次battle,他从椅子上一蹦而起,大声叫着昊昊,昊昊。脸上洋溢的热情像个小太阳,尽管觉得突兀也难为情,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在不知不觉的一直绽放着。

第一次组队,表现失误。他的脸色从未见过的难看,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失望,全程低头,拒绝任何的交流。那一刻,他发誓,以后的舞台不能再有任何失误,他不想看见那个真心的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以他为傲的那个人消失。或者更糟糕,看他为别人打call?

第一次选人,他第一个冲进他的房间,哭丧着脸说,没人要我。他忍不住笑起来,却不肯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可是,明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会跟着他,为他赢。

一次次的承诺,他全都做到了,可是比赛就是比赛,他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阻止规则的运作,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西泡泡,终于只剩下了一位队长和一位队员。

给詹姆斯打call!

假以时日,唐斯童鞋必成大器。

我就喜欢我师傅这样的,无论何时给他发消息,他都回的很及时。
师傅嫁我!

很久之前的一篇了。既然找出来就放出来吧。不过都是很久之前的梗了

最佳损友


1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

雷霆在第四顺位摘下了维斯布鲁克,那个小子带着一脸腼腆的笑傻憨憨的往台上走,杜兰特坐在下面,得体的微笑着为台上人鼓掌,心里确实有点怀疑。
毕竟维斯布鲁克,他知道的,大学两年里都在打替补,个子也很矮,除了爆发力强点其他也只能归于还好,并不能算是这批新秀里面的顶尖,不过顶尖的玫瑰已经被芝加哥带走了。
杜兰特看着台上那个还在傻笑的少年,算了,先当个朋友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2 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2012年的夏天,迈阿密烈日当空,杜兰特下了飞机,抬头看看太阳,有点头晕,不知道是被晒的,还是那该死的紧张感在作祟。
帕金斯走过来拍拍他的背,示意他放轻松,,他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回话,肩上就多了一只手,"今天我们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是雷霆风暴。"那个笑起来像孩子一样纯真的人在他耳边调侃的说道。
杜兰特转头望过去,看见那个人的眼睛里的温暖太阳,熠熠的发着光,他有瞬间的失神,却又听见那人的坚定的声音,"会赢的,我们会赢得。"
兵败如山倒,他坐在板凳上,看着场上的比分,看着周围热情的为着对手呐喊的观众,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突然,一个额头靠上来。
"不要哭,明年再来。"带着哭腔,却依旧坚定。
他伸手,摸摸那人的脑袋,幸好,还有他。

3 朋友,你试过把我营救

雷霆只有一个巨星的言论传遍了整个北美的社交网站。
每个人似乎都在抱着手,似笑非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看着这场好戏是如何收场的。尤其是,杜兰特的反应,毕竟,今年是他的合同年。
"他就是个白痴。"杜兰特在赛后的采访上横眉冷笑。
旁边人转头望他,忽然想起了那年的夏天,他在镜头前说起过的,"we love each other,and we support each other"
他会留下的吧,我们会一直并肩战斗的,直到捧杯的那一刻。

4 朋友,你试过把我批斗

铁人一样的维斯布鲁克进了医院,杜兰特站在病房外面的长廊上,拍拍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心里却还是乱如麻。
深呼吸几口气,推开病房门。
他在看比赛,他们淘汰的那场。杜兰特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眼睛里都是内疚。
"没关系,"他笑着,还是那样的笑容,比谁都渴望胜利的人却总是一次次原谅着他的无能。
"过几天我就可以去做复健,然后尽快归队。"他这样说,他想回去帮他,他不要看着他的战友眉头紧皱。
"不行。"他一口回绝,"我们还有很多日子,你别胡闹,先把伤养好。"
他以为他会听话,结果在某个深夜,他在球场看见了练习三分的他,那个已经略显疲惫却又不肯放弃的背影。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盯着他,"你应该在复检室!"
他站在那里,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手里拿着篮球,小声的嘀咕道,"我想早点回球队。"
"你是不是觉得……是不是,觉得,我很差劲?没有你,我连二轮都过不了?"他带着自嘲的笑看向对面,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跟谁生气。
"没有。"他摇摇头,还是那样的坚定,"we love each other,and we support each other"

5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

杜兰特与金州签约的消息他是通过推特知道的,看着简简单单的新闻标题,还有后面的那个大大的感叹号,维斯布鲁克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要不就是这些无良媒体又在造假新闻。
他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打出去,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来跟他验证真伪了。
确定无误的消息,他是金州的人了。
勉强维持着笑容送走了来客,他躲进房间,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出来,没人知道他到底如何能消化的这件事,但是第二天出来,却只字不提那个人,就好像从没遇见过一样。

6 毕竟难得最佳损友

2017全明星,几乎是不可能躲开的,尽管科尔已经尽量减少了他们同事上场的时间,但是一点不重复是根本不可能的。
威少作为队伍中间,耳朵里听着边上勇士队的队友聚会,看起来融入的不错,那就好了,这样就很好了。
比赛终于打响,他们同在场上,观众席开始起哄。
恍惚之间,他把球抛向他,他接球就往内线钻,上篮,得分!
动作之连贯,配合之默契,仿佛还是那两个凭着年轻和天赋在联盟里大杀四方的少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那个时候最爱的威少,杜宝还有卡神啊,希望你们一切都好,职业生涯,无病无灾,尽快夺冠,尽快捧杯,还有,我永远爱那个不知疲倦为何物,为了胜利一往无前的威少

南京✈北京

谢锐韬盯着微博界面的图片,iPhone7s,下面配图一张不知道跟谁的照片,不知道在哪条街的哪个路灯之下,不知道他会在那个人的耳边说着多少撩人的情话,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又是怎么开始。

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谢锐韬忽然觉得自己跟个白痴一样,一门心思的对人好,就差掏心掏肺,但是却不知道,爱情这种东西远非用好坏衡量。

道理他都懂,但是遇上肖佳他就没辙儿了。

可是好累啊,元气男孩也会累啊,又苦又累。肖佳你知不道,我最怕苦和累,一样都不喜欢。

我不想喜欢你了,不要喜欢你了,要不起,就不要了。

手机关了机,关机之前还顺便把人从微信上删除了,看着蓦然黑屏的手机,他只觉得心里空的慌,我不要你了肖佳,不要了。

那个晚上他哭着入睡,如果只是闭眼也可以算作睡眠的话。

难得的,有两天的假期,本来是跟满舒克约好了去南京霍霍肖佳的,但是对着手机思来想去,他还是给满舒克撒了个慌,"我回潮州,不去南京了。"

满舒克的电话回的也很快,但是谢锐韬不想接,一个两个。。。

谢锐韬麻木的戴上耳机,开始打起游戏,直到肖佳的电话打过来。

谢锐韬心里一阵烦躁,索性把手机打到静音反过来合上,屏幕里的小人儿死了一次又一次,他也没有心情去看,心里烦躁的还是拿起手机,五个未接来电了,可是那头的人依然契而不舍。

片刻的犹豫之后,他还是接起了电话。

"你删我微信了?"刚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不容置疑的问到。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这个语气,谢锐韬心里就起了火,"你就为这事儿?"他的语气也不怎么好

感觉到对方的不耐烦,肖佳心里又诧异火大,压住心头的火,但是语气依旧让人胆寒,"你在哪儿?"

"在飞机上,马上就要起飞了。"谢锐韬眼都不眨的撒着谎

"回广州?"肖佳眯起眼睛盯着眼前显示起飞降落的各路航班信息的led屏,嘴角沁出了一丝冷笑。

"嗯,没事儿我挂了。"谢锐韬嘴里佯装冷漠的要挂断电话,但是手上又迟迟没有动作,你再说一句吧肖佳,你总有办法让我死心的不是吗?

"谢锐韬!"肖佳此刻的眼睛布满了熬夜的血丝,疲惫的眼睛偷出来的凉意让人心疼,"你是不是撒谎从来不打草稿?"

谢锐韬一听登时愣住,但是他何等伶俐,马上就反应过来,心虚的对着听筒快速说道:"真的要起飞了,落地联系吧。"

他这次是真的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肖佳最后的语气让他莫名的很难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浑浑噩噩的,他好像能看见肖佳的那双眼睛,他多想亲亲它,暖暖它,让那双眼睛里从此只有他一个人。

门铃响了,不用去猜也知道肯定是满舒克,谢锐韬踢踏这拖鞋去给他开门,门一开他愣住了,是肖佳。

外面那么冷,他只穿了一件卫衣套着红色的夹克服,脸上身上好像还冒着寒气,那双眼睛疲惫的看着他,许是谢锐韬的错觉,那双眼睛里似乎还有一些化不开的悲伤,满天席地,呼啸而来。

肖佳并没有提刚才那个拙劣的谎言,只是揪着那一件事,"为什么删我?你不想要我这个兄弟了是吧?"

兄弟吗?谢瑞要给他倒热水的手一抖,缓缓笑道,"没有,我手滑,一会儿加上。怎么可能不是兄弟?"他又慢慢的重复道,"我们永远是好兄弟。"

肖佳皱着眉头,"为什么删我?"

"手滑。"谢锐韬把热水递过去,"我一会儿回潮州,待会儿让老满过来接你吧。"

肖佳手还没暖和过来,心又凉了半截。

"你要是觉得我哪里得罪你了,你直说,你别弄这个样子,我又不是你妈。"终于还是忍不住,肖佳还是发火了,他没法不发火,晚上给人发微信发现被删,打电话又关机,思来想去睡不着索性去了机场等了好几班终于有空座的,做了凌晨的飞机往北京飞,在机场带了好几个小时,一见到人又是这种态度,他上辈子欠了他的了?

"我什么样子?你想让我给你什么样子?我是不是得天天巴着你,夸着你,什么东西都想着你你才满意?"谢锐韬一听这个话儿也炸了,"我又没请你来,你不愿见我你走啊。"

肖佳一听这个话儿直觉得浑身要哆嗦,"谢锐韬,我就问你一句,这个兄弟你还要不要做?"

"不做了。"谢锐韬冷笑着逼近肖佳,"我兄弟多的是,不缺你一个。"

谢锐韬嘴里说的狠绝,眼里却噙了泪。但没成想,肖佳一个拳头就挥上来了,他本来就比谢锐韬高一点壮一点,这一拳又毫无预兆,谢锐韬就那么被打翻在地,惊讶又绝望的看着肖佳,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肖佳也懵了,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动手。但是听到谢锐韬那句兄弟多的是,不缺你一个的时候他真的失去理智了。

"T仔,"肖佳慌慌张张的蹲下去扶谢锐韬,刚碰到他胳膊的时候谢锐韬就哭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眼里说不尽的委屈。

他a看着,心里疼的不行,把人抱进怀里,轻声哄着,"不哭了,T仔,不哭了,乖。都是我不好,我不惹你生气了。"

谢锐韬抱住他,声音软软的:"你别走。"

"我不走。"肖佳拍拍他的脏辫,"不走,但是你也不能在说跟我绝交这种话了知不知道?"

不提还好,一提这个谢锐韬哭得更委屈了。

"好好好,不哭了不哭了,你提多少遍,我不走就是了。"肖佳有点无奈,他对着谢锐韬总是没有办法,哄他比哄女朋友还耐心。

谢锐韬渐渐止住了哭声,忍了很久却终究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用我送你的手机?"

肖佳想了想,有点不太好意思说,但是眼见怀里一脸委屈的小朋友,只好说道:"你送我的手机当然只想用来联系你啊,你看,我可是随身带着的。"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给他看,里面当真只存了谢锐韬一个手机号码,连满舒克都没存。

看着怀里转悲为喜,藏都藏不住的脸,肖佳忍不住逗他,"还难受吗?"

"那你昨天发的照片抱着的是谁?"小朋友又撅起嘴来满脸不高兴。

"我弟啊,亲弟啊。"肖佳一边解释,一边把人横抱起来。"不要再这样跟我闹别扭了,好不好?乖一点,大半夜从南京飞到北京,好累的。"

不过刚刚抱怨完累的人,看着怀里可爱的男孩,又笑了,"不过也挺刺激的。"

----------------完-----------------

好吧,与其说是甜甜吃醋,不如说是我吃醋好了,脑内一篇,其实跟我一开始想的一点也不一样,随便看看就好。还有,因为我好困啊,所以可能,大概,一定会有错别字,不要介意。
困了,睡觉。😘😘😘

我真的想写好文章,可是只有脑洞是不够的,我对生活的悲喜,对生存的艰辛,对人性的多变都体察不到,太粗枝大叶,太大大咧咧,有时候脑补的场景用笨拙的笔写不出来,我真的很难受啊,然而最难受的是,即便这样我还是想考现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