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苏

我的泡椒真的很帅啦

六 大神

满治宇给谢锐韬买完药,便把人搀着送到宿舍楼下,“回去好好休息好吗?别想别的了!”

满治宇其实有点头疼,谢锐韬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但是这于他而言是八卦,于自己而言就没那么简单了。

谢锐韬看着他的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老满,我想起一件事。”谢锐韬语气正经起来,显得煞有介事。

“怎么了?”满治宇皱起眉头,看着他脸上的伤,担忧的看着他。

“emm……今天王昊去网吧了,但是我……”

“忘拿钥匙了?”

谢锐韬点点头,“今儿是周末,周末我们帮都会去下本,学校网速太慢,我们就去网吧通宵。”

“去我宿舍呗。”满治宇扶起少年,继续往前走。

“你们玩什么游戏?”

“剑三啊,平常没课也不训练的时候我们就玩。也玩LOL,都玩。”

“剑三……你在哪个服?”

“我在A服,就是高手最多的那个。”谢锐韬脸上掩盖不住的小得意,让满治宇心里不爽,忍不住开口反驳到:“那个服高手很多吗?除了孤神,我没见到什么像样的高手啊。”

“卧槽,你居然还认识孤神?”谢锐韬瞪着满治宇,不可思议得问:“我跟孤神在一个帮会,可惜我进帮的时候,孤神快a了,好不容易上一次也是跟帮主他们玩。”

“你都没跟孤神玩过你怎么知道他厉害?”

“我服第一高手,就是那种高人,虽已退出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的那种。”谢锐韬脸上带着点崇拜,不过很快又消失了,“可惜,孤神已经A了。”

满治宇皱皱眉,没想到现在游戏里还有他的迷弟。当初他在游戏里,凭借犀利的手法和一掷千金的豪气,着实收获了不少迷弟迷妹。在一段时间内,有不少人都说孤神是A服一哥。

但是后来牵扯到考研啊考证啊这些事情,就不得不跟那些快意江湖的日子say byebye.虽然后来偶尔也上,但是到底也是不如从前那样着迷了。

“你跟孤神组过队?”

满治宇点头,撒谎撒的面不改色:“我俩算是老战友了,以前在名剑大会上遇见过,后来就组队友了。”

谢锐韬眼睛亮起来,“那你叫什么?我回去加你。”

满治宇硬着头皮继续圆谎:“我away的比孤神还早,早不玩了。”

谢锐韬眼中的光瞬间暗淡下去,“你们怎么都不玩了,没劲儿。”

说着话的功夫,他们就已经到满治宇的宿舍门口了,满治宇正好掏出一串钥匙,哗哗的转起来,破解他无法回答的尴尬。

研究生宿舍要比本科生宿舍好太多,谢锐韬这个小男孩看见大沙发就扑上去了,傻乎乎的笑着。

洗漱完,谢锐韬穿着满治宇oversize的T恤,踢踏着拖鞋,头上的小脏辫还湿哒哒的趴在头上,谢少爷本来就白,身上还没有二两肉,脸也是小,但架不住还残存的婴儿肥,看上去像是一只小萌物。

本来躺在床上抱着电脑看电影的满治宇,看着小萌物从卫生间溜出来,莫名觉得好玩。

那个在白日里一本正经带着训练的篮球队队长,为了胜利会拼命的在场上奔跑,不断瞅准机会进行赌博式抢断,被人推搡倒地也只是傲气的起身拍拍尘土再继续跑,而就在一小时之前,他还如同一个勇士一般站在自己身前,请缨保护自己。

而当他卸去战甲,洗尽一身铅华与疲惫时,他却干净单纯的像一只小猫咪,萌的人心颤。

满治宇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反差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却不让人觉得违和。

“笑什么啊?”谢锐韬嘟嘟囔囔,“是你太高了,所以才显得我矮。”

满治宇大笑起来,“没事儿,不矮,正合适。”

谢锐韬气闷的坐到沙发上,“我还能长╭(╯^╰)╮”

“长,肯定长!”满治宇边笑边说,心情是从未有过的好。

卧槽271真是够了
满舒克的freestyle是被谁吃了?
前两组人多,好,你剪成那样情有可原
最后一组就那么几个人
你还能剪的一个镜头都不剩
你特么好歹放一两句让我知道他唱了也行啊

PS.到现在为止,我唯一记住的歌曲居然是老满的广告曲

大家都很强,但强的我一个都记不住
不是说人,而是说歌
可能菜鸟如我,真的不懂什么叫说唱吧
但我还是想念那些个人风格非常强烈的rapper
PS.
老满唱的广告歌我倒是很喜欢😂

五 夜袭

谢锐韬苦哈哈的抱着一摞书,打着哈欠从图书馆走出来,旁边满治宇提着笔记本,一脸忧郁。

谢锐韬说到做到,真的有帮满治宇好好写论文。然而后果是,整整一周了,剑三被他抛在脑后,他游戏里的亲友都在问,谢少侠是不是出事儿了?幸好还有王昊挡着,结果人王昊只悠悠的用了一句“学海无涯苦作舟”回复。

谢锐韬也无fuck可说。

谢锐韬揉揉眼睛,转头问满治宇,“去食堂吗?”

这话其实在第一天的时候谢锐韬就问过。

那天是周一,谢锐韬下午没课,按惯例,在,下午没课的日子,谢锐韬的安排是打篮球,吃饭,打游戏。

可那天,他生生的忍住了打开游戏的冲动,控制着自己残存的理智,强迫自己迈开腿去图书馆。

图书馆人多,他在一楼的大借阅室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满治宇。谢锐韬转了转眼珠子,可以一走了之,事后被质问,完全可以找借口说没找到人,手机没带,或者手机没电了。

反正总是有理由的嘛,谢少爷从小就不是个乖乖仔,撒娇耍赖,他从来都是行家。

可是,这个人帮了自己诶。谢锐韬皱着眉头,一脸认真的想,做人呢,要知恩图报,要一言九鼎,要说到做到。

他在一楼转了几圈,确定没有满治宇之后,又呼哧呼哧的爬上二楼,满治宇刚巧经过扶梯口。

“诶,老满。”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满治宇淡淡的笑着,嘴上却毫不客气的一针见血。

谢锐韬想起之前的念头,心虚的笑笑,“怎么可能,说好来帮你的嘛。”

“嗯,”满治宇点头,“二楼关于音乐的书多,所以我在二楼的可能性大,实在找不到我,就给我打电话。”

“好。”谢锐韬乖乖点头,真诚无比的答应。

这真诚,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了后面三个小时中。

明明已经困的睁不开眼,却还是强迫自己眯着眼,保证把该下载的参考文献保存好。

多么伟大的奉献精神,谢锐韬默默的在心里表扬自己。

走出图书馆,一阵清爽的夜风吹过,疲惫散去一点,谢锐韬本来因为困倦而暗淡的双眼,此刻映着皎洁星光而显得璀璨明亮。

他眨着一双大眼睛,笑意盈盈的问,“要不要去食堂?”

满治宇可以摇头的,他本来也不习惯睡觉前加餐,可是看着那双期待的眼睛,他喉咙里的不字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你想吃什么?”满治宇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买个冷面吧。”少年轻快的回答道。

那天十一点,他们抱着从食堂打包回来的冷面,就着夜风,喂着蚊子,在男生宿舍楼下的草地边吃完了。

而后,这就成了惯例。

图书馆,食堂,宿舍

不过,谢锐韬总还是习惯性的问一句。

两个人照旧从图书馆左边的小路上穿过去,两个人边走还边讨论着吃什么。

“吃拉面吧,”谢锐韬摸摸肚子,“今天下午体育课,我被老吴拉去做壮丁,带着学弟做体能训练,可累死我了。”

满治宇无语,“你看着他们做,你自己那么拼命干什么?”

其实他下午从操场旁边走的时候都看见了,瘦瘦小小的男孩穿着球衣,撑在地面上做俯卧撑,汗水都淌到眼睛里了,还死撑着继续。

谢锐韬扬扬手,“好歹是师哥,总得做个表率不是。”

满治宇想回答,却看见前面有几个人影突然晃出来,横亘在小道中间。

满治宇皱皱眉,往前走了几步,谢锐韬这个时候也看见前面似乎有人。

慢慢靠近之后,才看清这些不速之客是何方神圣。

“你们想干嘛?”谢锐韬扒拉开挡在他前面的满治宇,“打架?”

那几个人不耐烦的看着他,为首的那个人张口道:“谢锐韬,今天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谢锐韬“切”了一声,“满治宇刚来我们学校,他能跟你们有什么瓜葛?怎么,总不能因为他成了我们的中锋,你们就想方设法的要废了他吧。不能够!他的队长在这里,今天谁都别想动他一下!”

满治宇看着挡在他前面的小小的男孩,不由得轻轻笑起来,从小到大,他都是保护别人,罩着别人的那一个,乍一听见有人要保护他,竟然觉得有点搞笑。

“什么事,敞开了说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动不动就挥拳头,可不适用了。”满治宇看着对面为首的那一个,慢慢的说到,“我跟你也没见过,哪里得罪了,还请包涵。但要真的是因为篮球队的事情,……”

话未说完,就被对面打断。

“别提篮球队,今天这事儿跟篮球没关系。”对面的人脸上表情突然变得阴沉起来,“我问你,你跟李孝蓉是怎么回事?”

“李孝蓉?”谢锐韬疑惑的转头看向满治宇,“中文系系花?”

满治宇没看他,只是冷笑了一下,“陌生人关系。”

“陌生人关系?”那边也冷笑着回复,“你们不是上过床了?这就不打算认账了?”

谢锐韬一听此言,立马惊恐的看向满治宇。

李孝蓉是中文系系花,追求者甚众,她的上一个男友是上一届学生会会长。

满治宇居然睡到了系花?挖槽,牛逼啊!

满治宇此刻真的烦了,他使劲拍了一下谢锐韬,轻声威胁道:“闭住你的嘴。”

谢锐韬悻悻的闭住嘴。

满治宇轻哼一声:“抱歉,我对她那样的,提不起兴趣。现在,请滚开,别挡我的路。”

这下,对面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他们似乎终于被激怒了,其中一个上去推搡了一把,混战开始。

满治宇一脚踹开一个,谢锐韬仗着灵活,左避右闪,但是对面人多势众,也不是善于的,拳打脚踢下来,满治宇和谢锐韬到底还是落了下风,身上脸上也挂了一点彩。

谢锐韬苦着脸,再闹下去,被巡逻的保安发现了,他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算了,逃了也比受罚强!

他拉住满治宇,转身往大道上逃,此刻大道上还是有零零散散的学生的,加上保安出没,他们怎么也要顾及一点。

谢锐韬今天下午大量的体能训练,让他现在腿有点软,跑了几步,就使不上劲儿了。满治宇无奈,只好把人半抱着,往前继续跑。

“没事儿了,到这儿应该没事儿了。”谢锐韬气喘吁吁的说,“你真跟李孝蓉上床了?”

跑的都那么喘了,眼睛里还是藏不住的八卦。

“我、没、跟、她、上、床。”满治宇一字一顿的说

谢锐韬有点被他的气势吓到,“好嘛,我知道了,不会乱说啦。”

满治宇点点头,“你脸上挂彩了。”

谢锐韬皱起眉头,“我说怎么那么疼,诶?你脸上怎么没事儿?”

满治宇不说话,他脸上虽然没受伤,但是身上着实挨了好几下,下手都不轻,虽然他也还回去了,但是这几天之内,疼痛是免不了的。

“走吧,去趟超市。”他又扶起谢锐韬,“我去给你买点药膏。”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决定写完吧,就算没有人看😂)

看完中国新说唱……

真的有点想念第一季的有嘻哈了

跨过那大山大河,记住那大恩大德—我的杰尼

妈妈担心我在外面生事,
寻找归属感坐落在哪个城市-tizzy t

你说没钱就没朋友
那种朋友跟钱走
他们只会跟你蹭红酒
一旦出事没人伸援手
我早看透
真的homie穷不走-jony j

我想在跑车里,
想要一辆法拉利
想要钱人民币
一切都得靠你自己
我外婆都告诉我说
这一条真理
爹地妈咪
除了生命没东西给你—bridge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人生漫长,师兄你些好生走路—gai

这是去年六十秒的时候,我记忆深刻的歌
怎么今年我一首都没记住(´⌒`。)

后面希望有亮点吧


We are the champion !

杜撰预警,伟大属于bad boys,ooc属于我

1981年夏天,太阳很大,天气很热,北美气象局发布高温橙色预警,整个美国都被笼罩在太阳的威势之下。
不过饶是这样,你也无法从底特律人的表情上看到阳光的影子,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挥之不去的阴翳。
愁云惨淡!
他们刚刚经历了两个史上最差的赛季,16胜66负简直创下了联盟最差败绩的记录。这让曾经的强者蒙羞,尽管离他们上次成为强者已经有20年了。
不过如此的败绩为他们赢得的好处是,他们可以参与今年的选秀,并且似乎上帝终于想起来要眷顾他们了,他们抽中了榜眼签,虽然不知道未来究竟会怎么样,但是聊做慰藉吧。

太阳照耀光顾的另一个地方—印第安纳州大学

暑期已至,孩子们早早的都选择回家,偌大的校园里不见人影,但是教学楼后面的篮球场却传来皮球响动的声音。

有好事无聊者循着声音过去,原来是印第安纳州大学小篮球队的首发控卫在练球,大学二年级的小孩,才刚刚20岁,年轻的脸上挂着微笑,太阳照在布满汗水的脸上,似乎整个人都在闪闪发着光。

托马斯见到来人,忍不住将球扔给他,“大明星驾到啊,”他的声音里透着爽朗愉悦,毕竟来人是他的挚友,师长,也是拯救NBA的大明星,埃尔文·约翰逊。

谁听见这个名字不会尖叫激动到晕过去呢?

埃尔文笑起来,“zeke,你参加了今年的选秀?”
托马斯点头,“反正早晚也是要去的,不如早点挣钱。”
“想去哪里?”埃尔文想问他,愿不愿意去洛杉矶。
“当然是……”托马斯扔出手中的球,“当然是芝加哥。”
篮球砸到篮筐上,咚的一声砸到地上,“你不会是来游说我继续上学的吧?”托马斯依旧笑着,但语气中却带着不可置信的意思。
“当然不,你的决定很好,zeke,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埃尔文温和的笑起来,“如果有机会,真希望你能来洛杉矶。”
“去你的吧,你就比我大两岁。”托马斯捶了旁边这位装深沉的老友一拳,“说真的,我真的想回芝加哥,希望我能够被芝加哥选中。”

然而不是每个美梦都能都能实现。伊赛亚·托马斯注定不能够成为芝加哥的代言人。

1981年六月底,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托马斯站在一群新秀中间,盯着芝加哥公牛队那边的动静,却在状元签宣布结束之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局促的站起身,看到了正向他露着微笑的活塞队总经理—麦克洛斯基。

并不管用,托马斯低下头懊恼的想着。

此前麦克洛斯基跟他私下里聊过一些,关于篮球的东西,他当然明白这样的谈话是什么意思,一心想回芝加哥的他故意回答了所有的错误答案,他看到麦克洛斯基的眉头皱起来,他以为他的小伎俩成功了。

现在看来,并没有用。

伊赛亚托马斯僵硬的笑着,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榜眼秀光环,被迫来到了汽车城—底特律。

做好你的表情管理,做好你的表情管理,做好你的表情管理。
要笑,要笑,要笑。

我可能是要孤独终老了吧😌😌😌